我和少妇约炮这些年0104


时间:2021/8/24 12:59:07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7-6 08:33 编辑

 我大约在2010年失恋,是个闷热的五月。躲在网吧里,天天等着她的Q

Q亮起。失恋的阴霾笼罩着我,活脱脱一个傻逼。也是在那时起,我就像一条发

情的野狗,到处嗅着女性肢体散发出的味道,时不时YY一下如何在床上把她们

艹的脚不沾地。

由于只有过一段恋情,也就是所谓的初恋,我对男女之间如何交往比较白痴,

例如怎样讨好女孩子,如何一步一步把她们引入设计好的陷阱。

所以,第一次约炮差点成为了一场事故。

那是2010年的七月份,我一个哥们儿开了一家理髮店,来了一小姑娘当

学徒。小姑娘刚刚高中辍学,20岁的样子,白白嫩嫩的,个头不高。彼时我尚

喜欢萝莉型,便对她起了心思。而且,老实说,我已经有将近四个月不知肉味了。

于是每天打着跟哥们儿聊天的名义,去店里逗她,让她给我理髮、刮鬍子。

一来二去的,便熟络了起来。小姑娘也不认生,很潇洒的跟我扯东扯西,聊她的

想法,聊她的未来。

某天下午,我从网吧回来,她见了我,忽然笑嘻嘻的凑到我耳边,问我:哥,

你去网吧看片儿了吧

我一愣,这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她指着我的短裤,说:你看,正中间有一点湿的,明摆着就是精液咯。

经她这么一说,我低头看去,还真是。由于在网吧里下体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薄薄的短裤渗透出了流出的精液。但我不可能承认啊,一脸不在乎的回应说:啥

啊,这是矿泉水。矿泉水么,都是冰的,根据那什么定律,冰水一旦接触空气,

包裹在瓶身的水珠便开始滑落。在桌子上积蓄的多了,肯定就流了下来嘛。我当

时沒在意,但不成想流到了我的短裤上。你说说这事儿,哈哈,误会误会。

小姑娘撇了嘴,嘘~ 了一声不理我了。

她的体温穿过我脖颈时,留下的少女香倒是开始萦绕我的心头。

既然你这么开朗,幹定你了!我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经过不长不短的接触后,我决定在一个午后动手(晚上死活不出来),约定

请她吃一顿大餐,她愉快的赴约了。

两个人要了一个包间,有一搭沒一搭的开始边吃边聊。我的话题有意无意的

扯到她的恋情上,有沒有跟前任发生过关系,是如何发生的,前任的武器和活儿

怎样。

她都一一回答,态度很认真。可能是沒什么性经验,对与技巧这件事,她倒

是说不清楚。

我一看机会很大,就怂恿她喝杯啤酒,被她拒绝了。

我不死心,试探性的摸了摸她的手,很软,她沒有抽回去。这让我的胆子大

了起来,一下子抱住了她。头髮上洗髮水的香气扑满我整个鼻口,很享受。她勐

地扑开了我,眼睛瞬间红了起来,说:哥,我们还沒到那个程度。

哪个程度我才不要理会,嘴巴堵了上去,她奋力挣扎,我开始上下齐手。

她的乳房不大,一只手刚刚掌握。她拍打我的背部,嘴巴里呜呜的说着什么。

我的手伸向了她的下体,黏黏煳煳的,从感觉上来说,她的阴毛并不多。

我开始解腰带,趁这个时间,她谑地站了起来,右手抹着嘴巴上的唾液,严

肃的说:你在这样,我们就彻底断绝关系。我本想和你增加感情,但你这样做,

让我很厌恶。对不起,我要走了。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怎能轻易放过呢我认软,开始安抚她的情绪:你不要

急,我只是精虫上脑,不好意思啊。

说完,我牵起了她的手。她眼睛红红的,说:我要回家了,我们QQ上说吧。

说着,甩开我的手臂,不回头的打开门走掉了。

我呆坐在椅子上,看着桌子上的酒菜,突然害怕了起来——若是她对我哥们

儿说我强姦她,那我一世英名可就毁了!万幸的是,她并沒有对任何人说,只是

删除了我的QQ号,自此再未联繫过。

这件事,让我认清了两个事实:1,女孩子说不要就是不要,尤其是沒有确

定任何关系的前提下;2,不能强迫女孩子做他们不要做的事情,尤其是性爱。

希望男同胞们可以谨记。

不久之后,我认识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炮友。

(1)

称她为A吧。

A当时是我通过附近的人添加的,那时我手里刚买了一部iPhone4,

天天刷附近的人,也疯狂加夫妻群(这段故事以后再说)。成为好友后,互相交

换了照片。她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妈妈,体态丰满,她说她正在跟老公分居,打算

离婚。

我一想,经歷过性爱又有娃娃的少妇,还跟老公分居了,不是正需要情感和

性爱的时候么便发起了进攻的冲锋号。

她跟我讲述了和老公分居的原因:两个人不是自由恋爱,是由她大姨互相介

绍认识的。和所有的恋情一样,他们刚开始很亲密,老公也疼她。有了孩子后,

他老公的本质开始暴露——不仅不上班,还给他要钱赌博,晚上也基本不碰她。

这让她十分苦恼。一开始,她以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感化老公,上班前做好早

饭,下班后做好晚饭。家务活全是自己的,赚的钱也一分不少的给了老公。

但,类杜十娘故事,女主并沒有感动男主,反倒致使男主变本加厉。A的老

公偶尔会碰她一次,不过及其粗暴。根据她的描述来看,她老公通常会直接扒掉

她的裤子,然后不管不顾的往里沖。她告诉我说,她的下体每次都会剧烈的疼痛。

不疼就沒道理了,前戏的重要性,在于让双方勃起——很多男人认为,只要

插进阴道即可。这是非常错误的性知识,女性也是需要勃起的。女性勃起的地方,

叫做阴蒂。阴蒂勃起后,才能分泌相关液体,以用来增加润滑度。这样,才会避

免摩擦的生涩感,以及可能造成的皮肤撕裂问题(女性阴道的肌肤很脆弱)。

这让她很痛苦,干脆彻底分居,并郑重提出离婚。

听她说完后,我表示了同情,并安慰她说:我可以让你开心,你想去哪里玩

都可以,费用我出,或者我们AA。

可能压抑了太久,她提出想要去K歌,最好这几天就去。

于是我们约定了时间。

为了让她开心,我说:我会看手相,可以看看你的手掌吗

她毫不犹豫的给我发了她手掌的照片,我装模作样的点评了一番,她很开心。

其实,我不过是想看看她的手指是否修长,想像她的手指游走在我阳具上的样子。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们乘坐了同一辆公车。一上车,我就看到了她,径直

坐了下来,随即牵起她的手。她想抽回,我呵呵一笑说:让我再看看你的手掌缐,

照片上看不清。

我是用极小的声音凑在她耳边说的,旁人听不到。有一个哥们儿坐在我们不

远处,瞪着双眼惊讶的看着我牵起A的手,目光里都是崇拜。

图样!年轻人还是要学习一个,不要总想着一勾搭,人小姑娘就让你牵手。

到站后,我俩的手并沒有松开,径直走进了一家KTV。

KTV的人很少,我们要了一个小包,送了我们八瓶酒一个果盘。

她唱歌,我喝酒,看着她。

她比较胖,好像胸部大的女孩子,身材都会偏胖吧。但不属于那种很胖的女

孩,还算匀称。

腿比较短,好在有一双高跟鞋和一个热短裤,映衬下,腿也变得修长了。

皮肤白皙,算不上细腻。短髮。薄薄的白色背心有了汗渍,肉色胸罩若隐若

现。

她回头,看着我笑,大声问:你怎么不唱歌

我摇摇头,示意她继续,并往她身边靠了靠。

空调的冷气开始足了起来,有点冷,她不自觉得躲进了我的手臂里。

气氛有了暧昧,我的下体也有了反应,硬邦邦的,故意顶向了她的屁股。

她沒有反应,继续高声唱歌。

喝完两瓶啤酒后,她把话筒递给了我,一脸兴奋的说:你也唱呗,让我听听

你的声音。啊,我都好几年沒来过KTV了。上次来这边,还是妞妞(她女儿的

小名字)出生前,和姐妹来得。

我对着话筒说:你要是喜欢,我每週都请你来一次。

她沒有回应,只是催促我赶紧唱。

唱什么呢你看哥现在还有心思唱歌么哥想吃你啊!

但还是假惺惺的唱了一首周杰伦的《迷叠香》,她鼓掌了几次。

我坐下来,环抱住她,嘴巴吻向了她的耳垂。

她沒有躲闪,也沒有回应。

默认了!我心中激动起来。鸡鸡更硬了,很有喷薄的冲动。

她的耳垂很厚,我伸出舌头轻轻的亲着,手指在她的手臂游走。她唱歌的声

音有些颤抖了起来。

我的胆子大了,游走在她手臂的手指,开始探向了她的胸部。很大,很软,

手指缓缓夹住她勃起的乳头,轻柔的捏着。令一只手探向了她的大腿,来回在大

腿内侧反復摩擦。

她放下了话筒,扭头看着我,两个火热的眼神碰撞在一起。对视了一会儿,

她闭上眼睛,嘴巴开始发出轻轻的喘息声。

我伸出舌头,开始调起她的舌头,互相绞缠在了一起。

动作,也开始变得匆忙、粗鲁,但还是尽量克制着。

我撩起她的背心,把乳罩往上推开,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头。乳头很大,借着

忽明忽暗的灯光,看到乳头泛着暗黑色。这是正常的色素沈淀。

嘴巴往下探去,她的喘息声开始加大。我解开她短裤的纽扣,似乎是天气热,

也似乎是小穴尘封过久,一股骚热味道沾满了我的鼻子。我很享受这种味道。

她的内裤很薄、很小,将将把阴毛遮盖住。而她的阴毛很柔软,很长,也很

浓密。我心中欢喜,这样多的阴毛,势必在证明她是一个性欲旺盛的人。

一把扯掉短裤,把内裤往旁边撩去,手摸去后,我就笑了:A的下面已经泛

漤成灾,淫水肆意流淌。

跟我的感觉相同,她一直在强忍着。此时,已经再无口交的必要,彼此需要

的是最激烈的撞击。什么技巧啊,温柔啊,应该统统一边去。

但我还是想调戏一下她。

我脱掉内裤,爬在她身上,凑在耳边问她:让我进去吗

她呜呜咽咽的喘息着,不回答。

我嘿嘿一笑,把手指伸到她的阴蒂处,反復摩擦,她的喘息声又高了一浪。

我继续问:让我进去吗

她再也无法忍受,勐地吻住我,嘴巴里说着:进去,快进去,求你了!

憋了这么久沒吃过肉的我,迅速对准方向,二话不说勐地插了进去。

由于她生过孩子,加上本已氾漤的淫水充当了润滑剂,进去的十分轻松。这

一下进去后,她的身体僵硬了一秒左右,嘴巴里也再沒有发出呜呜声。随后,便

开始大声的发出浪叫。

我只是低头勐幹,根本不顾及她的任何感受。

大约三分钟后,我感觉差不多了,拔出阳具,射向了她的脸庞。我跟初恋在

一起时,喜欢颜射,慢慢养成了这个习惯。

她咬着手指,不停喘息,精液顺着她的眉毛,流向了她的嘴巴。她浑身在颤

抖,我抱着她。女性在性爱过后,需要一定的温存时间,这个时间内,男性最好

抱着她,更容易增进感情。

等到情绪平稳后,她拿起矿泉水让我给她洗了脸,然后光着身子躲在了我的

怀里,对我说:你怎么这么快就缴枪投降了我还以为得有个十几分钟呢!

我笑出了声,回答说:你不是在之前说只允许牵手么怎么还让我进去啊

进哪去啊

她粉拳在我胸膛乱挥,撒娇说着讨厌。

我看了看时间,马上下午三点钟,KTV的包房时间也快到了。便对她说:

我们今晚去宾馆吧

她摇摇头,紧紧搂着我的脖子,说:你再加个点吧,我今晚必须回去。妞妞

还要跟着我睡。

上一篇:我与30岁少妇的经歷 下一篇:淫荡到骨子里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