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武林


时间:2021/8/24 13:00:25

我跪在爹的坟前,向爹发誓∶「我一定把母亲救出来,即使上刀山下火海,受万人唾骂,我也要让玄阴教受到报应。!」

爹范度瑞本来是玄阴教的青龙堂堂主,娘刘绿荑是玄阴教教主玄冰神女的大弟子,因为一次任务中,爹救了娘,娘感恩图报之下两人相恋,但娘是玄阴教的预选下任教主,玄冰神女反对这门亲事,并要秘密除掉爹,娘无意中听到玄冰神女吩咐手下除青龙堂外5大堂主的秘密除掉爹的命令后,连夜和爹逃出玄阴教,随后秘密隐居,但最终于生下我。

一年后被玄阴教的追兵找到,爹娘在不敌之下,娘把我塞给爹,自己引开追兵,最后被擒拿回玄阴教,爹后来百般营救,但娘已经被练成了无意识无只知道一心听令的杀人工具,玄阴教的镇教之宝∶玄阴魔女。最后一次爹反被娘所伤,逃走之后,爹一直郁郁寡欢,终于因伤不治身亡。

我再次拜别爹的坟墓,爹一直以来都是教导我以救出娘为先,其他一却手段都可以用,因为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谁厉害谁是老大,白道黑道都是一样,现在凭我的武功,去玄阴教只是送死,只有先增强自己的武功才能达成目的,即使是偷蒙拐骗我也在所不惜。

进入江湖已经7个月,我到处探访能学到武功的地方,拜访了47座武馆,但都是些三流的武学,跟本就是垃圾,而那些名门大派择徒太严,耗上七八年才能学到比较深奥的武学,只有去偷学,但基本上收获甚少,越高的武学防守就越严,来来去去,我还是在二流高手的境界上徘徊。

而玄阴教二流高手中高手只能当各个堂下面的香主,爹是一流高手中的上位者也只是个堂主,娘现在被练成灭绝人性的玄阴魔女,应该是特等,玄冰神女更是深不可测。心急之下,我只有冒险偷入崆峒派的藏经楼偷秘笈。

「别让他跑了,大家快追啊!」山路上,一大票人马举着火把,前面是个黑衣黑裤的蒙面人,那就是我了,果然,爹的教导没错,偷偷摸摸是下三滥的行为,做坏蛋也要光明正大,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不要做,随便乱做的话,后果就是这样了,给上百号人追杀,「苦也,」看着前面的悬崖,「难道天要亡我」

后面一大票男男女女围了上来,「狗贼,看你往那里跑!」在慌不择路之下,我连伤了近十人夺路而逃,梁子结大了,现在给他们围住,看来想投降换平安也是不可能的了。「快束手就擒,我们崆峒派宽大为怀,只废去你的武功,留你一条生路,让你在崆峒派里安度于生。」

靠,安度于生,说的好听,还是是关在地牢里度过一辈子。「废话少说,要动手的只管上来,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奶奶的,我只是在藏经楼里逛了一下,逃走是顺便在掌门的房间里顺手牵羊拿了本书,用的着那么多人追吗不过话说回来,那本书藏的那么隐蔽,要不是我这几个也经常锻炼,还找不到呢,肯定是好东西。

一个留着山羊子的老不死站出来了,「大胆毛贼,深夜闯入我崆峒派,还敢伤我弟子,今天我要除掉你。」「掌门息怒,让弟子拿下他吧。」旁边一个30来岁的男子鞠躬说道,「好,就由唐炳你去拿下他的脑袋。」

掌门我怎么看他都有点色色的样子,奶奶的,不管了,先砍翻几个,看看能不能趁乱杀出一条血路。我挥剑取前,一式玄鸟划沙直取唐炳,唐炳转身一让,手中的青锋剑就把崆峒的绝招一式连一式的使了出来,靠,平时小爷去偷看又没那么大方

我和他明显差了一个档次,一式又一式的崆峒绝学让我手忙脚乱,还好平时偷看了一些,知道小半部分怎么破解,要不我早去跟爹父子相聚了,崆峒派的崆峒剑法虽然厉害,但我还留有一手,就等机会来临。

终于,唐炳使出了一招探物取囊,这一招是我偷到的崆峒剑法中所想到破解办法最好的一招,等他招式使老,我长剑不进反退,一式尤抱琵琶半遮脸,当的一下把他的长剑荡开,左掌蓄式以久的十成功力全部击在了他空门大开的胸膛上。

「哇」唐炳大口鲜血直喷,我也不好受,给他的护体内功震的手臂欲折,我嘴里一甜,忍着体内翻腾欲吐的感觉就直扑悬崖边多数是年轻一辈的崆峒弟子,崆峒掌门离那里还有4丈远,我应该能趁乱逃走。

但我显然估计错了,想不到年轻的崆峒弟子里也有一流高手,不愧是名门大派,落下悬崖的一瞬间我心里赞道,我给一个才25岁左右的美女一掌就打的五脏离位,直掉入万丈悬崖下。妈的,我发誓,不死我一定把她奸到她磕头认错为止!

我躺在浑身湿漉漉的,头上顶着几根水草,从水里爬起来后赶紧疗伤,还好是掉到水里,差点挂了,老爹说的大侠传奇故事里很多都是大难不死必有奇遇,而且很多都是我这样掉下悬崖的,不知道我有没有呢打坐疗伤中我突然想起了这个念头,糟了,我的秘笈,我记起了放在怀里的秘笈(应该是吧,要不太冤了)。

练功中切记胡思乱想,否则容易走火入魔,我再一次记起了爹的教训,这是我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阵阵强大内力在我的体内流动,我梦见我站在高高的玄阴教的总坛的塔顶,玄阴教教主和那个色迷迷的崆峒掌门老头跪在我脚底,我哈哈的朝天狂笑,娘站在我身后温柔微笑着看着我,我笑声一收,一个飞身,就往脚下的那个可恶老头的头上一个凌空飞腿踢去,但临进老头的时候却发现他突然变成了老爹,「可恶,你这混蛋老爹也敢踢!」

我急忙一收腿,一个后翻,硬生生的收住去势,变成了站在他的面前,爹又变成那可恶的老头,还咬牙切齿的看着我,我吓了一身大汗,「哇」的惊叫起来。「叫什么叫,小王八蛋,没见过老人吗操,要不是老子我救你,你早完了。」

眼前一个橘子皮,一把枯黄的山羊子长及胸前,鹰眼勾鼻的大把年纪的老不死就在我眼前,因为耗力甚巨,满头大汗,咬着牙,双目圆瞪,那枯黄的山羊子一飘一飘的,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难怪我会做刚才那个梦。体内让我冲天欲飞的内力就是由他的双掌抵着我的胸口处传来,我赶紧眼睛一闭,开始运动内力,配合他疗伤。

「谢谢前辈替我疗伤,请问前辈尊姓大名,这里是那里」我恭敬的问着老不死,呃,不对,是老前辈。「老夫是天下第一潇洒英俊的爱花居士柳一刀是也(借用罗森的风姿的人物名,请勿怪)这里当然是崆峒山的万丈悬崖,也就是你小子掉下来的地方,你是60年来第二个掉下来而不死的家伙,真是命大。」我赶紧问道∶「那第一个是谁」

「笨蛋,当然是我了,站在你面前的难道是鬼啊,有这么英俊潇洒的鬼吗」好痛,这家伙肯定是特等的高手,要不敲在我头上的一下怎么那么厉害。但厉害归厉害,明显没有自知之明,什么英俊潇洒,下辈子吧,我心里这么想,但心里可不敢表露出来,「晚辈范小龙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啊,我的秘笈呢」我想起了秘笈,急忙掏出来想看看有没有给弄坏了,谁知一摸之下却发现不见了。柳一刀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你小子原来也是同道中人,没想到你居然找到那么好的货色。」

我不解的看着他,柳一刀拿出那本还是有点湿的书,翻开给我一看,我登时气晕了过去,奶奶的,都是些春宫图,还配有文字说明呢,出生入死,给上百号男男女女追杀,最后掉入万丈悬崖,就是为了这本黑出版社秘密印刷的破书

难怪那老不死的崆峒派掌门要极力干掉我了,堂堂的崆峒掌门在卧室里给个小贼偷了本春宫图出来,什么面子声誉都完了。

我不信邪之下夺过书,一阵乱翻,里面什么都有,老汉推车,观音坐莲,后庭花,玉女吹萧,就是没有关于武功的,只看的我脸红耳赤,小弟弟几乎当场举了起来。

这一却看在那色老头眼里,欣赏的说道∶「我没说错吧,这书真是极品,想当年我看都没看过这么好的东西,不过小兄弟你的定力有点差,看了这么一点就差点忍不住了,还是让我教你怎么做一个合格的采花贼吧,我会把我一身所学都教给你。」什么嘛,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老头,把书一把扔给他,「给你,我不要这玩意。」不过这老头明显一身武学到了极高的境界,跟他学应该不错。

转眼3个月过去了,我在和柳一刀的谈心中知道他已经差不多100岁了,当年采遍天下,结下仇家无数,给戴了绿帽的武林黑白两道数百人同仇敌忾之下设计陷阱,用美女把他引出来大举围攻,他连杀上百人逃到崆峒山时因好汉架不住人多,最后给围在悬崖边,最后力尽自己跳了下来。

在这里给困了60年,探完全个峡谷的所有地方,就是找不到出路,只有水下没去,因为他天生怕水……

柳一刀自知天命将至,在这3个月里拼命的把所学的一却都教给我房中术是他唯一学自正派的东西,据说是轩辕皇帝传下的真功夫,是真是假只有去问轩辕皇帝和老天爷了,其他的魔神诀,采花千里行,探花采玉手以及点穴的知识都倾囊相授,就是没有兵器的功夫,据他说拿着兵器进入美女的闺房一者唐突佳人,一不小心划伤美女就扫性了。

说着说着,还顺带说了一通美女的知识,他所教的我都掌握的七七八八了,就差火候的问题,内力也不足。

再过了两天,柳一刀突然让我在他面前盘膝坐下,他也坐在我后面,双掌抵着我的背心,我知道肯定有事情发生了,「老头你想做什么」「我估计自己再过几天就会下地狱去了,我走了这一身功力也是白白浪费掉,还不如传给你,就当是留个纪念吧。」

「不会吧老头,说死就死,你不想出去再看看花花世界吗你不会有事的。」

「同处了三个月,即师即友,我真舍不得他就此离去。」老夫在这连母的畜生都不多一个的鸟地方一呆就是60年,总共活了将近100岁了,这60年就当是老天爷对我的折磨好了,不死难道你还想让我应了那句老话祸害遗千年的活上千年受罪啊,少废话,不想经脉爆裂就专心运气,我分三天传给你。

「柳一刀的自身内力将近百年,加上采补所的总共不下150年,加上他在这峡谷里专心修炼60,一身内力精粹无比,三天我还不一定能完全吸奈,看来老头所言不假,就快去了。

我把柳一刀的遗体埋在洞府里的深处,拜别后收拾一番来到水潭边,这里终年水位不变,即使连下三天三夜的倾盘大雨也一样,估计水底一定有暗道,但不知道我能不能撑过这段距离。但我没别的办法了,有老头早就出去了。

这里是离崆峒派20里左右远的一坐破山神庙,破落不堪,蜘网横挂,我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在水里鼈了将近一个时辰,差点点我就要去陪柳一刀去地狱玩了,如果不是崆峒派,我也不会受这份罪,我决定到天黑去要那个打了我一掌的婆娘好看,顺便试试我的房中术,嘿嘿,照这本书上的姿势照做一遍,让那婆娘好看。

我拿出被油布小心包裹着的那本春宫图,现在该叫秘笈了,柳一刀临终前拿那山谷里特产的药草汁把我不懂的武学都写在上面,只要用文火一烤,就会显现一个时辰。

翻着翻着,「那婆娘脸如春花,身材也不错,屁股又大又翘,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给崆峒派那掌门死老头搞过没,毕竟在自己房里收着这种书的人绝对不是正人君子,虽然他对外自称是。」我心理嘀咕着,恨不得马上天黑,试上一番。

我施展采花千里行的轻功,这可是那柳一刀那死老头自己改的名字,原来叫什么我不知道,但绝对是一流武学,20里崎岖不平的山路半个时辰不到就到了。

按照崆峒派男左女右的分居格局,那婆娘应该就在右边的某一间房里埋头大睡,不知道看到我会怎么样想呢我还是3个月前的那身打扮。

连探十几间女弟子的卧室,虽然有几个很不错,但我今晚的目标不是她们,以后有机会再来吧,终于找到她了,在窗户的缝隙确认后,我掌力轻吐,无声的破开房门,顶好门后,我细细的打量我的仇人,25岁正是丰满成熟的年纪,嘴角含春,脸如春花,雪白的手臂露出薄被横搁在高耸而微微起伏不停的胸脯上,好一幅美人春睡图。

我悄悄解光自己的衣服,连出2指分别点住她的麻穴和哑穴,免的坏了我的好事,美人自睡梦中惊醒过来,在他眼前的是个衣服脱精光的蒙面人,不是我胆小,有仇报仇,但为了不给以后救娘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能不树敌就尽量不树,树了敌人也尽量不让他们知道我是谁。「嘿嘿,想不到我会从鬼门关回来找你吧,大美人,那天你一掌把我打下悬崖不是很威风吗现在我来报答你了。」

我露出歹徒专有的狞笑,把她身上所有能掩盖身体的东西都清除光,马上扑到她身上,没有调情我就开始直捣黄龙,她给我吃了那么大的苦头,现在也该轮到她了。

她眉头一皱,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没有润滑就直插进去,当然不好受了,我用力的捣动着,看着她痛苦的表情真是好爽,记记深入子宫内,龟头直顶子宫壁,另她痛苦难当,「贱人,现在知道错了吧。」

我用力的咬着她的耳垂,她痛苦而沉重的唿吸声,更加激发了我的兽性,我把柳一刀教我的房中术在她身上实践,毕竟以前只是理论知识,只有经过实践才会变成真实的经验。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大概是由于我的房中术的缘故,蜜穴里慢慢湿润了,这贱人脸上的表情也没那么痛苦了,取之的是微红的红潮,还带着一些是羞辱,靠,我是来折磨你的,不是来让你享受的,这贱人明显不是处子之身,我插进去也不见落红,我退出来,把她身体翻过去,用力的掰开两片雪白丰满翘挺的屁股瓣,用肉棒在屁眼上磨擦几下,低声笑道∶「希望这里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屁股向前一挺,肉棒前端没入小菊花里,明显感到里面一阵抽缩蠕动,好紧好紧的箍着我的感觉,低头一看,一丝鲜红顺着我肉棒和那小菊花的介面处流了下来,我满意的嗯了一声,还不错,继续用力开垦她的后庭,把肉棒缓慢而有力的送了进去,慢慢的感受小菊花里的灼热和收缩。

当全部到底后,我趴在她身上,把那本春宫图翻到后庭花的那一页,摆在她面前,「要怪就怪你们崆峒的掌门人吧,他为了这本书命令你们追杀我,现在我只是照着这本所谓的秘笈来,怎么样,舒服吧」

我用力的开拓这保持了25年的处女地,双手用力的捏着她的双乳,什么房中术都我都丢到九天云外去了,只是粗暴的享受着,用肉棒在那娇嫩的直肠里用力的钻进拉出,把那小菊花蹂躏的不成样子,终于在直肠里一阵激烈的抖动,我把灼热的精液射了进去。

看着她泪流满面,牙关紧咬饱受摧残的样子真是令我满足,刚软下了的肉棒歇了一下又蠢蠢欲动了,这次我按照房中术的口诀施为,明显比上一次撑的久,当我退出肉棒时,只见那娇嫩的菊花蕾又红又肿,粉红的液体在那圆圆的可以双指并拢直插进去的屁眼里流出来,那情景要多可爱就多可爱。

我低头看了看肉棒上沾满了直肠深处黄色东西,皱了皱眉头,把她又翻过来,半跪在她的茎部,捏开她的牙关,把还没软下来的肉棒塞进了那樱桃小嘴里,那小嘴实在是太小了,给我撑到了最大还是紧的要命。

我不停的搅动着,在我第二次干她的屁股时这贱人早痛昏了过去了,用力把肉棒插进她的喉咙里,把这贱人顿时给插醒,她看到我跪骑在她的头上,肉棒深入她的嘴里,想都不想,用力狠狠的咬着我的肉棒,但我的肉棒经过柳一刀所授的秘术锻炼,不是这给点了麻穴的丫头所能咬动的,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看着这丫头眼里仇恨的怒火,我就感到好笑。

我用力的抽动起来,那丫头咬住了,牙齿差点给我的肉棒给弄松,她还不放弃,每次我插进她的嘴里都企图用舌头把我的肉棒给顶出去,但这样只有让我更爽,让我更卖力的插她的小嘴。

最终我把一股浓浓的精液送进了她的喉咙深处,让她全部吞了进去,连开三炮,又没有采补,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把这丫头翻过去,趴在她背上就美美的睡了过去。

一阵鸡鸣把我从美梦中叫醒过来,院子里隐隐传来脚步声,是崆峒的弟子们开始起来练功了,我翻身起来就把衣服穿上,该开始下一步行动了,我看了一眼昨晚令我爽了半夜的美妙肉体,只见那小屁眼和樱桃小嘴又红又肿,半干的白色液体沾满了嘴角和屁股,床单上点点落红和一堵一堵的精斑宣告我昨晚对女主人做的好事。

我捏了捏她的脸蛋,无视那哭的红肿的眼睛里传来的怒火,轻声说道∶「昨晚我干的真舒服,下次有机会我一定再和你的小嘴和屁股来一次,现在就先告辞了,谢谢你昨晚的招待哦。」说完我就打开后窗,看看周围没人,一式燕子穿帘平串出窗户,我要给崆峒派一个好看,既然他们为藏经楼追杀我,我就烧掉藏经楼。

红霞把黎明的天空映的发亮,在崆峒派的吵闹声喊救火声中我哼着歌心情愉快的走下崆峒山,昨晚过的实在不错,虽然用我的处男身开了个屁股的苞有点亏,但对方是个美女就将就点了。

洛阳自古以来就是繁华之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各种势力交汇在这里,我要想打听玄阴教的情报,洛阳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走在繁华的街头上,我对车水马龙的景象目不暇接,衣冠鲜明的豪门子弟,带刀配剑的武林侠少,青春艳丽的花季少女,但更多的是朴实的平民百姓,人头涌涌,摩肩接踵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打听情报了,连该往那个方向都不知道,没办法,只好先落脚安顿好再说了。

我随便找了间客栈下脚,把行李放好后,我叫来小二∶「你知道那里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吗」我拿了块银子在手上一抛一抛,小二的眼睛也随着银子上下转动,「有,有,您到听涛山庄那里去就能打听到您想要的任何消息,但有些特定的消息是要向山庄购买才行,或着拿山庄感兴趣的消息跟他换,跟其他的人换也行。」

「哦,进入听涛山庄需要什么条件」「什么都不要,但里面有规定,不能在里面动武,违反了会给官府通缉的。」我奇道∶「那里是官府开的吗」「是的,当初建立是为了减少武林纷争,让大家有个和平谈判的地方,后来慢慢的变成交易消息的地方,但有些人怕露某些秘密帮派的消息后给人追杀,就会直接卖给山庄,再让山庄卖出去。」我把银子抛给店小二,决定明天一早就去听涛山庄看看。

听涛山庄我原来以为是建在水边,现在才知道错了,周围一片松树,密密麻麻的包围着一坐占地四五十亩的宏伟山庄,金碧辉煌,看来卖情报赚了不少,门口居然是官兵站岗,看来是官府所办绝对没错,而且是很有势力官方大员。要知道就算多大的江湖帮派,也不敢跟官府面对着干,一但给官府列入黑名单,轻则帮派给灭了事小,牵连家人罪诛九族也不是没可能。我暗地里告诉自己要小心。

进入院子,里面有几坐凉亭,三三两两的坐了几个人,房子都是一间一间像个监狱似的,关上门就完全跟外界隔绝,毕竟有些消息给相关人知道了是有杀身大祸的。一个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迎了上来,「这位公子请问有什么事情小的能帮上忙的吗」「我想买消息,请问是什么价格」中年男子答道∶「那要看是什么消息了,有的高有的低,完全看情报的秘密程度和价值。」「那你能完全做主吗

我是说我要买的情报是不是跟你说「」不,请跟我来,我带你去见管事的,您要什么情报可以直接跟他说,他做不了主的会禀报庄主的。「出了听涛山庄,我心满意足的往客栈走,已经打听到了所要的情报了,虽然价格很高,玄阴教下个月有次大举行动,要跟华山派的下属机构宏安镖局谈判,主要是玄阴教的白虎堂旗下的一个山寨劫了宏安的一趟暗镖,但给华山派人给挑了山寨,夺回暗镖,现在双方决定该怎么了结这段梁子,玄阴脚还出动了朱雀,玄武两堂来助阵,玄阴魔女两个。这可是我的机会,不知道娘在不在这次行动里面。

看着眼前的景象,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近上千号人混战在一起,我以为我走错了地方,进入了两国相战的战场,实在也是太夸张了,不过更好,给了我混水摸鱼的机会,但首要是先找到大鱼才行,我眯着眼到处找武功高强的人,武功高职位一定也高,把他抓来拷问玄阴教的内幕。顺便找玄阴魔女。

找到了,一个50上下红脸老者的所过之处华山的弟子不是一合之敌,身边跟着两名戴着银色鬼面具的苗条女郎,还有一群人殿后。「刘子岳在哪里过来和我一对一单挑,免得门下弟子无谓的伤亡!」声音犹如洪钟,即使喊杀声震天也盖不过。另一边也传来一阵巨喉「华山弟子都给我住手。」

声音的主人如行云流水一般自人群头上踏顶而过,转眼间就到了红脸老者面前,双方的弟子听到后都停下了手,旗帜分明的各站在彼此头领的背后,这时候另外两个玄阴教堂主也来到老者的旁边站住。

「此次你我为了我玄阴教旗下的山寨被你华山所挑一事大起干戈,为了避免双方门下弟子的无谓伤亡,就由老夫玄阴教白虎堂堂主陈鼎元做主,我这边的几个人由你挑一个,一对一决胜负,我方胜了你华山就归入玄阴教成为华山分舵,输了我玄阴教向你赔礼道歉,并永不踏入华山一步。凡华山弟子所在之地玄阴教属下退避三舍,你认为如何」

华山掌门刘子岳哈哈大笑∶「好,那就一战决胜负,我选她!」刘子岳一指站在陈鼎元旁边的一个身材凹凸有至,风华万千的鬼面女郎,「早想见识见识玄阴教的玄阴魔女的身手了。」

我听了大感失望,愿想他挑一个堂主,最好打个两败俱伤,我趁机掳走拷问。现在看来落空了。我偷偷来到玄阴教人群后面,摸掉一个教徒,换掉他的衣服,大摇大摆的来到战场最前面,观看他们的决战,这时刘子岳已经和玄阴魔女动上手了。

华山以剑法见长,玄阴魔女却是以掌称雄。两人打的难分难解,但柳子岳毕竟人老了,力气不足,在他斗上百招后,眼看就要落败,知道今天大难难逃,当玄阴魔女一掌夹着凛凛寒风击过来时,竟不躲不避,空着的左手提起十成功力一掌噼在了对方的胸口,生死关头也不顾什么武林规矩不许向妇女的胸膛小腹下阴下手了,玄阴魔女的一掌也击在刘子岳的胸口,顿时,这个华山掌门变成了前掌门了。

但刘子岳的临死反扑也非同小可,玄阴魔女中掌后被击的倒飞而回,正是我这个方向,我一个跃起,一把抱住她,那凹凸玲珑的动人躯体一入怀,登时让我心里一荡,那扑鼻的幽香熏人欲醉。

华山弟子这时候群情大哗,悲愤的高唿「为掌门报仇,举起兵刃就冲了过来,那几个堂主本来想过来接下玄阴魔女的,看到这情形,无耐之下对我喝道∶」你把她抱到后面去疗伤,好好看护她,回去我重重有赏。「

我应了一声,连忙把玄阴魔女抱离了战场。天掉的馅饼,怎能放过。

待我来到后方,前面正杀的你死我活,我把玄阴魔女的双腿架在我腰间,一手抱腰,一手托臀,以令人暧昧的姿势飞掠而去。由于玄阴魔女是丧失本性的杀人工具,自身没有思考能力,只会听令行事,现在陈鼎元让我照顾她,她也就随我摆布,不虑有他。

我小心的注意不留下痕迹,专找人迹稀少的地方转,在一处峭壁处找到了个山洞,这才停了下来,我这时才有空闲细细打量怀中的玉人,虽然不能抓到活口,但弄到一个玄阴魔女,了解她的缺点,对以后救娘大有好处,希望能找到怎么恢复成正常人的方法。

怀中的女郎以撩人的姿势抱在我怀里,我感到触手之处细腻润滑,一对欲冲衣而出的高耸双峰紧贴我的胸口,细细的柳腰柔若无骨,仅堪一握,怀里不时传来阵阵幽香,都令我心神荡漾,胯下的不文之物冲血而起,高高顶着她的胯下。

突变忽起,怀里本来迷人的尤物变成了杀星,玄阴魔女突然一掌重重的印在了我的胸口,我给打的倒飞近丈,玄阴魔女冷冷的看着我,从面具下传来如黄莺般的声音∶「教主有令,凡是对玄阴魔女有不轨之心的男人都可诛杀。」

我好气又好笑,老爹说过,玄阴魔女练的是至阴至寒的内功,最忌阳气入体,轻则散功,重则丧命,难怪玄阴神女下这么一条死命令了,我一时忘记,差点就完蛋,还好她重伤未愈,功力不足才没事。

我看到她还有继续动手的意思,赶紧说道∶「你误会了,我是受陈堂主之命来替你疗伤的,怎么会对你有不轨之心呢医者父母心,你不要多疑啊。」体内暗里聚起功力,骗不了只好动手。还好,她的心思比较单纯,「我自己会,不需要别人帮忙。」

「但这是陈堂主交代我帮你的,有人帮好的比较快,你不想帮陈堂主他们快点制伏华山派吗」我不信这次玄阴教主没有命令玄阴魔女协助三个堂主降伏华山派。「好吧,你要怎么帮我」

我看着她戴着的鬼面具,眉头一皱,先把面具除下吧,我看看你的脸色,还有舌头,这是中医里的望字诀,被我拿来用了。

玄阴魔女把面具除下,放在一边,一张艳丽的脸蛋就出现在我眼前,经常不接触到阳光而显的有点病态的苍白,双眼有点茫然,但冲满了水气,翘挺的瑶鼻微微上翘,让人看到想轻咬一口,粉红的樱唇轻轻闭住,让我想把肉棒用力的撬开她探讨里面的内幕,不施脂粉的脸蛋显得那么秀气,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对她总有点熟悉感,对这个想法感到无稽,我摇了摇头,走到她面前,对她说道∶「张开嘴,把舌头伸出来我看看。」

她立刻把小巧的舌头伸了出来,粉红色的舌头,洁白而整齐的贝齿,交映在一起,量了一下,嘴太小了,如果把我的肉棒硬塞进去,嘴角非破裂不可,我得出了这个结论。

我围着她转了一圈,「我看到你给华山掌门打了一掌,现在我摸摸看有没有断骨需要接上,」我转到她背后,双手摸上她的香肩,没有一丝骨感,摸起来舒服极了,累了睡在上面肯定很舒服,自从干了崆峒派那个女弟子的屁股后,我对后庭花的兴趣跟正常的交合兴趣一样大,女人身上的三个洞,放过那一个都可惜啊。

上一篇:武侠鹰翔长 下一篇:劫后余生